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看九州 > 军事武器 >

对话《战狼2》出品人吕建民:军事电影要做到极致

2020-07-30 16:00 记者观察网 点击次数 :

本报记者 李昆昆 李正豪 北京报道

7月20日各地影院陆续复工以来,不少国产电影再次进入大众视线,其中就有2017年的现象级影片《战狼2》。该片曾打破多项纪录,此次疫情发生后,作为首批国产复映片在近期开启了公映。

吕建民是《战狼2》的出品人,也是春秋时代影业董事长,他曾做过广告公司和房地产,经历过一夜破产的低谷,后又北上做电影。吕建民与吴京相识多年,俩人脾性相投,说话直接,都是军事迷,投资出品了吴京自导自演的《战狼》《战狼2》,以及《空天猎》等多部影片,并凭借《战狼》获得第20届华鼎奖最佳电影制片人奖。

近日,吕建民接受了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的专访,谈及了关于疫情过后的电影行业发展、军事电影制作以及商业与艺术等诸多话题。

特别是谈到拍军事影片时,吕建民多次用到“极致”这个词,就像对《战狼2》的观感,记者能感受到一个福建人骨子里的拼劲和赌性。在艺术和商业之间,吕建民也在不断做出平衡和取舍,他希望未来春秋时代在探索不同类型片的同时,能够把军事影片做到极致,这是他所擅长的。而且他认为,越是在战争这种极致环境下的叙事,越有更多展现人性的空间。

关于复映

《中国经营报》:这次《战狼2》复映,院线方面是怎么和片方沟通的,你们对这次复映抱着怎样一个心态?

吕建民:当时是电影局的领导和吴京所在的登峰国际文化公司协商,看愿不愿意把一些经典影片复映。然后吴京征求我们意见问做不做,我说做,当然做。我们片方觉得产业链上、下游是唇亡齿寒的关系,所以这次影片的复映,我们就不分票房了,等于是对院线的一种支持。

基本上现在你看到一些经典影片的复映,我觉得同行应该都没有分账,都愿意把影片贡献出来,反正《战狼2》是没有分账。至于排片,就看市场反馈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在排片和选片方面,院线是怎么考虑的?

吕建民:因为疫情的问题,有的影城还没有做好准备,包括在房租、水电、消毒、装新系统方面,他们也需要时间,所以排场不是特别多。20号第一天上映的时候,我看排场就一万场,21号就两万多场了,这个是逐渐恢复的。

再加上现在上座率都有控制,所以很多新的、体量大的影片肯定不在这个档期上,没有内容,光院线开了也没有太大意义,所以就逐步恢复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前段时间,不少人因为疫情在唱衰影视圈,你怎么看?

吕建民:我觉得应该客观来看。疫情发生的时候,刚开始我有些悲观,但这不是你能控制的,至少也有好的一面。前些年因为资本的流入,导致行业产生大跃进式发展,一年一千多部电影产量,还有买票房、买排场这些搅局行为。当资本退潮后,就可以看到谁在裸泳,大家有了更公平的环境,可以拿作品说话。中国电影不是院线终端的问题,是内容的问题。内容为王,未来逐渐就会展现出来,这是真理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最近院线恢复后,又有很多声音说影视圈复苏了,比如横店已经有100多个剧组开工了。

吕建民:我们对行业快速恢复有信心。9月份我们有两部电影开机,一部剧开机。我觉得这次北京控制得很迅速,因为有经验了。不像武汉刚开始暴发的时候,大家不知道怎么处理,现在形成了一套机制。我们也会关注未来疫情的态势,只要迅速处理,对生产多少有点影响,但不是致命的。

关于《战狼2》

《中国经营报》:《战狼2》这部电影我看了两遍,不管是吴京在戏上的表演,或是为了拍戏抵押房子,我可以用“狠”这个字来形容吗?

吕建民:吴京是练武的人,能吃苦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你俩是怎么认识的,当时为什么会想到要拍军事片?

吕建民:当年是一个香港的朋友介绍,喝酒认识的,觉得脾气相投,都是性情中人,就开始接触了。原来他跟我说,“我属虎,你属蛇,龙虎斗,咱俩不得斗死啊?”我说“我不跟你斗”,你看也没有斗过吧。

吴京练过武,我也打小就想当兵,大家都比较喜欢军事,又有好多军人朋友,所以就商量着拍个军事题材影片。后来吴京直接到军队训练去了,去了解军队、军人,所以就有了这样的议题。其实也挺简单,没那么复杂。

慢慢地花了很长时间,最后《战狼1》终于成型了,当时大家都不看好主旋律片子,《战狼1》一共5.46亿元票房,说明还有人持质疑态度,但也有很多人觉得片子不错,就顺着劲儿,把《战狼2》拍了,结果没想到票房给了我们这么大一个惊喜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片子有很多枪战镜头,吴京你们都专门学过打枪吗?

吕建民:拍《战狼》的时候,我们也去军队打靶,狙击步枪、突击步枪,有机会就可以玩,包括也到美国、泰国的靶场去玩。吴京就深入进去了,他玩得很专业。军事片确实要比一般的影片门槛高,因为要动用大量的军事装备,没有军队支持是做不到的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冷锋这个人物形象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是,一般军人给人的印象都比较严肃,但冷锋看起来很接地气,这一面是不是你们有意为之?

吕建民:我认为军人穿上军装,有一份责任。脱了军装,和咱们也是一样的普通人。也吃饭、也喝酒、也结婚、也恋爱,也是普通人,只是选择了这个职业,就有了职业的担当。所以,我们觉得要坚定一点,写人而不是写神,不能说军人就得高大上,身上没一点毛病。我觉得只有他身上有毛病,这样的人才是真实的,所以我们要坚持说人话,做人事,别动不动出来就是神。所以当时对编辑的要求是,出场就要他犯错,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不犯错误?当然这种尺度能不能过,我们是提心吊胆的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毕竟艺术创作还是和生活有所区别,尤其是军事片,在审查方面会更严格吗?

吕建民:当时片子拍完后,军队的朋友也提出了质疑。比如最后旅长居然给吴京敬军礼,说部队怎么能这样,应该是下级先给上级敬礼。我说下级干了这么好的事,出于尊重,先给你敬个军礼又怎么了?

我记得当时军委政治部审查的同志审片之前就问我,“老吕,你实在讲,《战狼》这部影片你拍完了觉得怎么样?”我说我觉得它至少是个好看的电影,后来他们审查完了觉得真是个好看的电影。当时我们心里还很嘀咕会不会出各种问题,结果《战狼1》一个镜头都没剪,就通过了,所以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痛苦。到了后来拍《战狼2》《空天猎》,跟军队合作的时候,包括审查,可能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铁板,还好总算都做完了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我觉得你对人物细节方面的观察很细腻。对于观众而言,如果能将自己代入到某个人物身上,就会喜欢上这个人物。在塑造人物方面,你有什么心得?



(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,仅代表作者言论,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,本网站声明免责,也不承担连带责任。)

(责任编辑:主编)
文章人气:
(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,文明上网,健康言论。)
用户名:
验证码:
首页 | 新闻资讯 | 财经股票 | 军事武器 | 记者调查 | 科技新闻 | 数码家电 | 汽车资讯 | 群众来信 | 娱乐八卦 | 体育新闻 | 文化历史 | 教育信息 | 房产楼市 | 旅游资讯 | 健康养生 | 女性频道 |